关闭微信号码
微信号:请联系网站管理员
微信二维码图片
微信扫以上二维码 或 手工输入以上微信号加我
一定要告诉我【从借腹生子看到的】否则拒绝
信息详情
  当前位置:首页 -> 沈阳借腹生子 -> 历史上那沈阳捐卵子些“蠢到让人窒息”的神操作?
历史上那沈阳捐卵子些“蠢到让人窒息”的神操作?
【应聘提醒】 凡是以任何理由向求职者收取服装费、培训费、押金等各种费用的信息均有欺诈嫌疑,请保持警惕!建议多家咨询对比,寻找有通过身份证+执照验证的招聘信息。
独家广告赞助商
会员级别: (到期时间:终身)
置顶情况: 未置顶
公司名称: 圆梦孕妈
认证情况:

未上传身份证+营业执照

未通过身份证+营业执照认证

应聘电话:
13280617512 圆梦孕妈 [查看发帖记录]
打电话给我时,请一定说明在  沈阳借腹生子  看到的,谢谢!
联系微信: 13280617512
  • 只要会打字,动动鼠标、传点图,就能在1分钟内拥有自己独立的借腹生子站(PC+手机版)点击右侧立即入驻 →
点击注册图片

   :我方团队张嵚

  读历史,常说要“以史为鉴”。但比起那些今天被人“炖了千百遍鸡汤”的各类“历史智慧典故”来,更值得现代人回味思考的,却应当是煌煌史册上的一些“蠢事”。

  比如下面这几桩,真实却“蠢到让人窒息”的神操作,足以让后世的读者们,在哭笑不得之后收获充满价值的体会。甚至,看懂相关王朝的兴衰真相。

  “神操作”一、郭劝充好人

  壹零叁捌年,大宋“西平王”兼辽国“西夏王”元昊腰杆子正壮,已经占有了夏州、盐州、灵州、会州、沙州、肃州等十多个州,坐拥河西走廊与河套草原两大战略要地。这位野心勃勃的枭雄也憋起了坏,决心趁此机会扯旗自立,彻底摆脱“大宋藩臣”的角色。

  可这决心,当时真难下,就连元昊身边的臂膀们,都不是铁板一块。好些人过惯了受大宋赏赐的舒服日子,早就不想再惹事。大将山遇惟亮就是其中一位,这位执掌元昊“左右厢军”,出名位高权重的悍将,为这事终于跟元昊撕破了脸。眼看元昊杀机毕露,山遇惟亮也干脆把心一横:此处不留爷,爷去投大宋。带着全家二十多口人撒腿就跑,终于如愿摆脱元昊追击,投到了北宋延州知州郭劝处。

  对于守土有责的郭劝大人来说,事情发展到这儿,那真是天上掉下个大馅饼。山遇惟亮何许人?那是为“西平王”征战了一辈子的老将,元昊的军队里到处有他“老部下”,西北的山川地理军事部署,元昊的虚虚实实,全在他脑袋里装着。只要大宋能用好这“大宝贝”,就牢牢捏住了枭雄元昊的底牌。甚至还能趁热打铁,一举剪除这个西北大患。开创“不世之功”的大好机会,就这样“白送”到郭劝大人手里。

  可问题是,郭大人不是这么想。

  话说这位郭劝,可是北宋仁宗年间出名的“大好人”,此人常年为官清廉,做人也标榜刚直不阿,动不动就怼得皇帝没话说。这么个又清廉又轴的人,偏偏还自诩胸有百万雄兵,动不动就指点江山,放在北宋“重文轻武”的年月,自然也就扶摇直上,一屁股坐在“延州知州”的要职上。但身为守土有责的封疆大吏,郭劝的思路,却比职业军人们清奇得多:立什么不世之功?哥还是要做好人。

  在郭劝看来,元昊家再怎么闹,也是他家自家的事儿(山遇惟亮是元昊的叔叔),什么不世之功什么国防安全,郭劝大人别看手握重兵,这些事懂都不懂,就知道清官难断家务事,做个好人算啦。然后瞠目结舌的一幕发生了:心向大宋的山遇惟亮全家,竟被郭劝全须全尾的礼送回了元昊。后果也可以想:山遇惟亮全家二十多口人,全被元昊绑树上活活用箭射死,成了西夏“开国”前夜,一场触目惊心的血案。

  但这“神操作”的严重后果,可比一场血案大得多:有了山遇惟亮全家“现身说法”,元昊的部下们哪能还有别的想法?死心塌地跟着元昊干吧。大宋王朝的虚弱,更叫元昊看了个满眼。果然是年元昊高调“扯旗建国”,满头蒙圈的大宋,随后被打了个满脸花,最后还是“岁币换和平”了事。高调崛起的西夏,也从此成了宋王朝的国防大患,活活消耗了北宋百年国力,一切,都是郭劝这“神操作”惹祸。

  当然,郭劝大人也许不觉得自己是错:我身为一介读书人,凡事当然要做个好人。可问题是,这么一个脑子里没半点“专业国防认识”的好人,竟放到了关乎国防安全的“延州知州”岗位上,办下了如此蠢事。这“重文轻武”的蠢制度,才是大宋在一次次“蠢操作里”,活活“蠢死”的病因。

  “神操作”二、万历种水稻

  自从明成祖迁都北京后,明朝的历代皇帝虽说懒虫不少,但有件事,却是摊上哪位都急抓狂:北京缺粮食。要知道,迁都北京后,“天子戍边”的明王朝,既要供养大批边军,也要养活各级衙门里的文武百官。北京城的“体积”也不停膨胀,明朝建国时北京只有一万四千人,嘉靖年间时“常住人口”就突破一百万。粮食供应的压力,想想就知道有多大。

  所以,为了喂饱北京城,大明漕运成了头等大事,江南粮食的征收负担,也是一代比一代重。但即使这样,北京城的粮仓,也常见“见底”的时候。比如明穆宗刚登基时,太仓竟只剩下了三个月的粮食。

  好些有识之士也大声疾呼:不能光指望着大运河运粮,北京周边也得多种粮。可北方的水土条件原本就差,水稻等农作物产量不高,累死累活种半天,混个肚圆都难。所以,就算懒得出奇的万历,一听“粮食”就打激灵。有关“征粮”“漕运”的奏折,总是第一时间批复。

  而万历十二年(壹伍捌肆),明朝著名农业学家徐贞明,却给万历君臣带来了惊天喜讯:谁说在北京种水稻不靠谱?臣保证不但能种,而且绝对高产!

  在此之前,徐贞明为了“种水稻”的事,几乎呕心沥血半辈子。除了培植试验了各种稻种,他还走遍了京畿周围乃至河北各地的山山水水,把每一处水源土壤都精心规划。就连已经退休的大英雄戚继光都为他的执着感动,派老部下来帮忙。终于在永平府开出了三万九千亩水稻田,并在万历十二年夺取大丰收——“北京种水稻”这事儿,靠谱!

  如果这件“靠谱”的事儿,接下来真顺风顺水推动下去,对大明朝来说,这不止是“多收三五斗”的事儿。如果京畿周边能提供充足粮食,大明漕运成本将大大降低,国家治理成本和百姓民生负担都会大大下降。明王朝更可以因此储备充足的粮食,哪怕面对接下来的内忧外患,也绝对有抗风险的底气。不夸张说,这是一件关乎大明国运的大事儿。

  可身为科学家的徐贞明,把所有一切都规划到了,却唯独漏了一个事实:他摊上的,是大明王朝历史上无比奇葩的年代——万历年间。

  于是,当徐贞明“水稻实验成功”的喜讯送上去后,大明朝堂上的反应非但不是狂喜,反而立刻吵成一团:各位拉帮结派成习惯的大臣们,习惯性的互相吵架。很简单的“种不种水稻问题”,就变成了大臣之间互骂,骂着骂着就跑偏,彼此间的祖宗十八代都翻了出来。“种水稻”反而成了小事。眼看吵得头大,万历最后也就草草下旨:“近开水田,人情甚称不便”。这么一件大事儿,竟就草草收场了。

  反而是提出这事儿的徐贞明,事后受不了铺天盖地的攻击,凄然辞官回家,不解决正事,却解决办正事的人,整个愚蠢的“神操作”,很万历。

  反而是此事一个多世纪后,经历“九子夺嫡”登上皇位的清朝雍正皇帝,面对此时清王朝“内外府库无不亏空”的惨状,愤然决定从北京周边找粮食——种水稻!然后在怡亲王允祥的主持下,清王朝设立“水利营田府”,就靠着“抄徐贞明的作业”,一板一眼在直隶地区推广水稻种植,不到两年时间,直隶地区就成功大面积推广水稻,且“岁以屡丰,穗秸积于场圃,粳稻溢于市廛”,公认雍正治国的一大成就。

  如此成就,不但给开局穷掉渣的“雍正王朝”大补血,更给乾隆一系列“文治武功”打了底。但说到底,却还是习惯扯皮的万历君臣,给后来人做嫁衣。

  再看看明朝末年天灾人祸,北方大地饿殍遍野,缺粮食缺到眼红的景象,就更不难理解“明朝亡于万历”的真谛——现成的徐贞明的“作业本”都无视,水稻都种不好,这低效懒政成常态的大明朝,又有谁能救得了?

  参考资料:梅毅《刀锋上的文明:辽宋夏金的另类历史》、高天流云《如果这是宋史》、郑克晟《明代政争探源》、高奇《走进中国科技殿堂》、高福美《清代直隶地区的营田水利与水稻种沈阳捐卵子植》



联系我时,请说是在借腹生子看到的,谢谢!
相关沈阳借腹生子信息